第2524章 她无处可逃(1 / 1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可以的。”念穆点头,又问着实验室的情况,“器械那些都收拾好了吗?”“还有一点器械在打包装箱,念教授,他们知道要回去华生,都兴奋得不得了,都说要争取这次机会,好好做研究。”雷仲笑着,慕少凌这次的举措,让很多

人热情起来。

毕竟谁都想有属于自己的研究,这样以后无论是在华生还是在外面找工作,履历会比其他人都好看。

念穆笑了笑,“你的箱子贴好标签了吗?”

“已经贴好了。”雷仲看了一眼怀中的箱子,已经用透明的胶带封好,而且上面也贴好了标签。

“那你先放这里,等会儿我这边收拾好了,再一次搬到车里。”念穆道,继续收拾文件。

她把文件提前进行分类装箱,等会儿到了华生收拾起来便很快。

“好。”雷仲把箱子放到地上,看见念穆办公桌上的文件,主动问道:“念教授,需要我帮忙吗?”“不用,这些我也快分类好了,你去实验室帮一下他们吧,等会儿搬运公司的人就来了,让人家等太久也不好,而且你细心,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弄错的。”

念穆摇头,没让他帮忙。

“好。”雷仲笑了笑,走出她的办公室。

念穆继续收拾。

与此同时,薇薇安也被青雨带到顶楼的办公室。

“薇薇安小姐,我们在里面等着,可以吗?”青雨推开会客室的门,询问她的意见。

“可以的,谢谢。”薇薇安走进会客室,只有朔风在这里,没有其他人,她忐忑的心又松了松。

但她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放松,南宫肆一旦出现,她边再也放松不下来。

“薇薇安小姐,早上好,吃过早饭了吗?”朔风脸带和煦的笑容,谨记着慕少凌的叮嘱。

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南宫肆说了什么话,他们都得站在薇薇安这边。

要是南宫肆说的话太过混账,青雨跟他都可以对南宫肆动手。

作为男人,朔风是真的同情南宫肆现在处境,但是没有办法,他们只听老大的命令,而不是听从南宫肆的命令。

“吃过了,这么早把你们喊过来,不好意思……”薇薇安说到最后,声音嗡嗡的,她实在不好意思。

但是慕少凌的下属,她最熟悉的,就是朔风跟青雨,而且还跟青雨有过交谈,所以才想到喊他们来给自己充场,以免见到南宫肆的时候,场面太尴尬。

“没关系,你先坐,我让秘书给你倒杯咖啡。”朔风说着,拿起会客室的电话,让秘书室的人倒三杯咖啡进来。

过了五分钟,会客室的门被推开。

薇薇安的呼吸免不了紧了一下,几乎是神经反射那般,抬头看向门口。

邵宁端着咖啡走进来。

薇薇安松了一口气,还好,不是南宫肆,她还没做好心理建设!

邵宁把咖啡分别放在三人面前,青雨跟朔风她熟悉,没料到的是,薇薇安也在这里。

她刚才不是跟念穆在楼下吗?

“邵秘书,谢谢,你先去忙。”青雨见邵宁打量着薇薇安,觉得她这样做很不礼貌,于是清了清嗓子提醒着。

“好的,三位请慢用,有需要电话找我就行。”邵宁收回目光,端着托盘走出去。

朔风对这里熟悉,所以变现得并不拘谨,找了个舒服的坐姿坐着后,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“啧,这邵秘书泡的咖啡,可真一般。”

“有的喝就不错了,还挑。”青雨白了他一眼。“我这实话实说,还是Tina泡的咖啡好喝,还有董特助的也行,你看老大嘴那么挑,他们两人泡的咖啡,还是会喝,但是邵秘书的……”朔风没有说下去,毕

竟在T集团,邵宁也不属于他们的人,有些话语,点到即止。

薇薇安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低声说道:“念穆泡的咖啡也好喝。”

朔风跟青雨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他们当然知道念穆泡的咖啡好喝,但是他们也喝不到啊……

他们的老大占有欲这么强,哪天他们要是能再次品尝念穆做的菜还有泡的咖啡,那一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,让人无法想象。

薇薇安看向他们,“你们怎么不说话?不相信吗?”

“没有,我们相信。”青雨笑了笑,只是老大的爱人亲手泡的咖啡,他们是很难喝到。

而且现在他们为了不被念穆跟恐怖岛的人怀疑,基本上与念穆没有过多的接触。

所以喝到的几率,等于零。

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,南宫肆走了进来。

薇薇安蓦然握住了手中的杯子,咖啡隔着马克杯依旧烫手,但她浑然不知。

因为内心的紧张,她早就不知道,手中触摸的烫意是什么感觉。

南宫肆这段时间瘦了不少……

但是身上的痞气还在,薇薇安看着他脖子挂着的饰品,眼睛莫名的湿润。

南宫肆脖子上常年戴着饰品,那几年的饰品,都是她帮忙挑选购买的。

为了不让他戴其他,薇薇安还会偷偷的把他之前的饰品都收好。

那会儿南宫肆发现了,但是没说什么,而且还戴着她挑选的饰品。

薇薇安那会儿,沾沾自喜,以为南宫肆也没有那么讨厌自己,不然也不会戴上她给安排的饰品。

而现在,南宫肆脖子上戴着的项链,却不是她当初买的。

看来,他是厌恶自己厌恶得很,所以身上都有一切,都与她无关。

朔风站起来,看着来人,说道:“来了?要喝咖啡吗?”

“不用,我喝过。”南宫肆选择坐在薇薇安的对面,看着她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人,不禁调侃道:“你们在这里做什么?左右护法吗?”

“我让他们来的,今天谈话,他们会全程在这里。”薇薇安鼓起勇气,说出自己与南宫肆的第一句对话。

这是签下离婚协议书后的与他的第一句对话。薇薇安垂眸,心酸得不行,如果不是绝望,她又怎么会亲自放手呢?好不容易强迫自己放手,不再去跟踪迷恋,但是南宫肆却一次次的逼迫她,让她无处可逃。

添加书签

5-14网址已换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