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3章 张骞(1 / 1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李瑕对蒙古的封地情况略有了解,知道西域一带属于察合台汗国。

过了敦煌、玉门关,下一个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便是高昌城。高昌即是察合台汗国的领地,其东界大概在天山附近。

当然,窝阔台一系也有几个宗王的封地与它交织。

阿里不哥的势力范围若能伸展到西域,便说明他成功联合了察合台、窝阔台家族共同反对忽必烈。

可见阿里不哥打仗比不了忽必烈,人脉这方面却有太大的优势。

耶律希亮所说的,正是李瑕想具体弄明白的。

……

“并非是说阿里不哥的势力范围在西域,而是西域诸王如今正联合反对我们的陛下。叶密里是海都的兀鲁思。”

耶律希亮话到这里,神情忽然激动不已,又道:“对了,我在叶密里听闻,陛下是称帝了,是称帝吗?”

这话怪怪的,但李瑕明白他的意思,遂道:“不错,是皇帝。”

“太好了!”耶律希亮道:“家父常说,可于马上打天下,不可于马上治天下,今陛下登基,国家终于有了治国章程……”

“是啊,立国五十多年了,终于懂得要治国了。”李瑕随口应着,语气淡漠中带着讽意。

耶律希亮没能听出来,继续感慨这来之不易的成果。

“李兄可知?我耶律氏自家祖父辅弼成吉思汗,历经三世,终于恢复文治。”

他年少,没有为此痛哭,而是振奋,一幅要回到上都大展才干的样子。

李瑕漫不经心听了一会,将话题拉回了西域,问道:“你是如何到叶密里去的?”

被问到这番经历,耶律希亮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,问道:“蒙哥汗八年……如今可有年号?”

“中统三年,马上要过去了。”

“快四年了啊。”

耶律希亮抹了抹眼,道:“当年,大汗驾崩,父亲毅然投奔陛下,我与母亲,以及两个弟弟被浑都海所擒。之后,浑都海遣百人,押我们往哈拉和林。到了甘州,听说是浑都海大败了?”

“不错,败于汪良臣之手。”

李瑕说完,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假扮蒙古世侯,这里漏了破绽。

太久没扮演了,有所退步。

当然,今日情况与以前不同,今日随便扮扮无非是为了更方便打探情报,否则严刑拷问还费工夫又未必打探得全面。

耶律希亮没意识到李瑕对汪良臣直呼其名有何不妥,自顾自地说着。

“叛军大败的消息传来时,我带着母亲与弟弟们趁机逃了,藏在黑河以前的沙陀子中……”

李瑕对耶律希亮刮目相看。

算时间,那是在蒙哥死后的第二年,耶律希亮才十三岁,却能在百余兵力的看管下逃了,小小年纪,属实有本事。

“后来,有叛军来找马匹,老婢漏言,暴露了行踪,我们又为叛军所获,送到肃州。”耶律希亮又道,“那时河西叛军已推举‘哈剌不花’为都元帅,哈剌不花与家父有旧,没有杀我。”

这是越来越向西了。

汉代设制的郡名与如今的州名不同,甘州大概是张掖郡,肃州大概是洒泉郡,再往西还有沙州,大概是敦煌郡。

果然,耶律希亮又道:“之后,阔端诸子选择支持陛下,哈剌不花便西撤,到了沙州,我们趁机逃出叛军,为躲避追兵,涉雪翻越天山,抵达北庭都护府……”

耶律希亮说了很久。

他经历实在是丰富,三年间一路西逃,在西域见了诸多蒙古宗王。

而这些蒙古宗王,有的支持阿里不哥,派人追捕他;有的支持忽必烈,派人护送他;有的举旗未定,默默放他过境。

李瑕听后,又结合之前北上得来的情报,对蒙古西域诸王之间的混乱关系厘清了不少。

……

简单来说,蒙古国有四个老派系,也就是成吉思汗长妻的四个儿子,术赤、察合台、窝阔台、拖雷。

蒙古有个传统,即大儿子派出去扩张地盘,小儿子留在家中守灶。

成吉思汗处理后事的时候也许是类似的思路,给术赤、察合台分封了大片的领地,把汗位传给三子窝阔台,把军队留给拖雷。

术赤一系,术赤有个大名鼎鼎的儿子拔都,拔都西征,攻掠了大片的疆域,建立了金帐汗国,基本已是独立的汗国,如今汗位由拔都的弟弟别儿哥继承,别儿哥如今支持阿里不哥。总之,大儿子一家独立出去了,却还能对本家事务指手画脚;

察合台一系,察合台作为大汗的兄长,在世时确实位高权重,但他死掉之后,偌大的封地就被盯上了,谁都想咬上一口。如今继位的是察合台的孙子阿鲁忽,属于阿里不哥的傀儡。总之,二儿子家业虽大,但一团乱,需要本家帮忙安排,同时本家也在贪二儿子的家业;

窝阔台一系,窝阔台成为大汗后很风光,弄死了拖雷之后,又想让拖雷的遗孀嫁给他的长子贵由,并瓜分了拖雷一系,结果他自己饮酒暴毙,几个嫡子也纷纷早死,妻子、儿媳把持政事几年,汗位也丢了。如今子孙中成器的,也就是孙子海都,两个庶子分别是合丹、灭里。总之,三儿子一家与四儿子一家争得头破血流,丢了本家的位置,有的子孙想抢回家业,有的想老实听话混口饭吃。

拖雷一系,拖雷虽死了,他的正妻唆鲁禾帖尼却很厉害。唆鲁禾帖尼所生的四个儿子,蒙哥夺得了汗位、忽必烈登基称帝、旭烈兀西征已打下了大片的领土、阿里不哥也已称汗并得到了诸王的支持。总之,四儿子家的子孙争气,旭烈兀自己有家业,只看忽必烈与阿里不哥谁能争到本家。

在李瑕眼里,大蒙古国的纷争,差不多便是这样一个颇为狗血的家族内斗……

子孙真的很多,最出色的大概便是这几个。

再看疆域。

李瑕并不能通过如今各种奇怪的地名与他所知的地理联系起来。

他一边听耶律希亮说西域故事,一边在纸上画,只能画个不算准确的范围。

他把蒙古国的疆域分为两大部分,东部算是本家,西部算是支系。

东部包括哈拉和林、中原在内的大片领土,正是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在争的,属于拖雷一系。

而西部又可分为四小部分,李瑕画了一个“田”字。

左上方,术赤一系,别儿哥的地盘,大概是俄罗斯西部到欧洲东部;

左下方,拖雷一系,旭烈兀的地盘,范围大概是西亚;

右上方,窝阔台一系,海都与窝阔台子孙遗留的地盘,范围很小,大概是哈萨克附近;

右下方,察合台一系,阿鲁忽的地盘,范围大概是西域与中亚的一部分。

……

这么一看,李瑕眼里,蒙古派系便有了一个大致的脉络。

脉络厘清之后,目光回到西域。

这是窝阔台、察合台两个家族势力交织的地方。

耶律希亮刚从西域回来,对这些情况十分清楚……

“海都、阿鲁忽,看似都支持阿里不哥,但心思不同。”

“如何不同?”

“阿鲁忽只是阿里不哥派去的傀儡,他是察合台第六子拜答里的儿子,一直跟随阿里不哥,被视为心腹,正在为阿里不哥征集钱粮。”

“反攻哈拉和林吗?”

“是。”耶律希亮道:“察合台汗国有农耕之地,可以提供大量的补给。阿鲁忽已在阿母河以北和突厥之地召集十五万骑兵,征调牲畜、马匹和武器”

“十五万骑兵?为了助阿里不哥?”

“不错,我在西域见到的,便是阿鲁忽以‘阿里不哥汗’的旨意征发牧民。”

李瑕再次陷入了沉思,之后在纸上轻轻一划,把之前写下的某行字划掉了,还低声自语了一句。

“傀儡?心腹?”

“阿鲁忽是傀儡,海都却是一个野心勃勃之人。”耶律希亮道。

他不可谓不聪明,但终究年少,想法还是单纯,又道:“海都是窝阔台大汗的孙子,他打着支持阿里不哥的名号,其实是在扩张地盘,他已经占据了叶密里城。我就是因此才从叶密里城逃出来的……”

“是谁助你东归的?”

“合丹大王之子。合丹大王支持陛下的消息传回别失八里,其子也迭儿想联络他父亲,因此助我脱逃。”

“……”

从正午到傍晚,又到了入夜时分,有士卒端上烛火与菜肴,李瑕一直在听着耶律希亮的叙述。

三年多的时间里,一个孩子带着母亲与弟弟长途跋涉,不可谓不艰险。

耶律希亮本还想强忍,说着说着,最后却还是哭了出来。

他本是名门子弟,却在十六岁的年纪已染满风霜。

而李瑕虽有耐心,更在乎的却只是在这西行游记里探知西域形势。

直到深夜,耶律希亮说完一路经历,抹了眼,道:“让李兄见笑了,我本以为……我再也回不来。”

“不会,昔有张骞通西域,难得你小小年纪有这番经历。”

李瑕是有感而发。

他近来攻取河西,闲暇时常看的便是汉武帝反击匈奴之事,今日终于体会到张骞自西域归来后汉武帝连日与之倾谈的心情。

耶律希亮连忙道:“比不得,万不敢与博望侯相比。”

李瑕一想也是,张骞出使西域,困居十三年,持汉节不失,风餐露宿,倍尝艰辛,更为大汉留下千古功绩,后人确实比不得。

但不论如何,在蒙古大军来犯之际,与耶律希亮这场谈话虽还改变不了任何局势,却让李瑕对忽必烈这个敌人的处境有了新的认识。

……

说完了西域之事,耶律希亮也对中原之事颇为好奇,又道:“我流落西域多年,却不知中原有何变化,恳请李兄指教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“若说中原变化,当先说关陇的李瑕……”

“李瑕?那是谁?”

“你没听说过吗?”

“我还从未听说过这样一个人物。”耶律希亮当即摇头。

他被浑都海掳走之时,蒙哥汗的死讯才刚刚传到六盘山,蒙人既不承认蒙哥是战死,当时自然未听说过李瑕之名。

待耶律希亮再回来,已是沧海桑田了……

添加书签

5-14网址已换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