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傻瓜,我爱了你十年(1 / 1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南溪心口传来一阵细密的疼痛。

她攥紧了双手,淡淡道:“不说也罢,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而且马上要再婚了。

“再婚?他结过婚?”

这个答案让陆见深有些意外。

两年婚姻,两年相守,他竟然没敌过她心里一个已经结过婚的男人?

南溪轻轻点了点头:“嗯,他以前迫于家族压力,娶了一个不爱的人做妻子,现在他心爱的姑娘回来了,他们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。”

陆见深听完,颇为气愤。

“那他挺渣的,同时祸害了两个姑娘,这样的男人,不值得你喜欢,如果有机会,换一个人喜欢,你会更幸福。”

南溪点头:“我也觉得。”

可是怎么办?

到今天为止,她已经喜欢他喜欢十年了。

十年,几乎她的整个青春那么遥远漫长。

换不了了,要是能换一个人驻扎在心里,她早就换了。

有些爱,一旦生了根,发了芽,就再也拔不掉了。

“见深,我爱了你整整十年,你知道吗?我爱的人不是别人,是你,就是你。”南溪捏紧了双手,心里偷偷地一遍又一遍地说。

陆见深的眉头皱得很深很深。

他看向南溪,像在思考什么。

“南溪。”忽然,他开口喊她。

“嗯?”

“没什么?”

陆见深又摇摇头。

真是魔怔了。

刚刚有一瞬间,他竟然会觉得南溪说的那个人有点像他。

可很快,他就否定了。

他记得,结婚时,南溪说,她喜欢那个人喜欢了八年。

可那时他们明明只相识四年,绝对不会是他。

另有其人。

陆见深离开后,南溪连忙去垃圾桶找到孕检单。

然后在桌子上抹平,小心翼翼地收藏好。

身体越来越难受了,好像呼吸一口都疼,她躺在床上,昏昏沉沉睡了许久。

直到电话响起。

“喂!”因为没醒,南溪的声音还带着鼻音,轻轻的,软软的,无端惹人疼。

“还在睡觉?”陆见深的声音传来,一如既往的温柔。

“嗯,刚醒。”

“快中午了,记得起床吃饭。礼物我已经交给林宵了,他待会儿就送来。”

“礼物?什么礼物?”睡了一觉,南溪刻意忘了很多事。

“结婚两周年纪念日的礼物,虽然我早上提了离婚,但既然还没有办下来,我就会记得自己的身份,履行好自己的义务,别人有的,我一样也不会缺你。”

瞧瞧,这就是陆见深。

永远是那么温柔体贴,好像完美的无懈可击,没有一点点儿瑕疵。

他多好啊!

那么那么好。

只有一点不好,不爱她。

她出神间,陆见深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还是要跟你说声抱歉,礼物中间出了点小插曲,所以换了一个送你。”

“嗯!”南溪点头,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两人马上都要离婚了,这个所谓的周年纪念日礼物,总觉得有些讽刺。

挂完电话,南溪刚起床换好了衣服,林宵就来了。

他把手中礼物恭恭敬敬地递给南溪:“少夫人,这是陆总吩咐送给你的。”

“好,谢谢你。”

礼品盒包装的精美别致,一看就是大牌。

虽然知道早就不是她当初期待的那个礼物,南溪还是亲手打开了。

当看见映入眼帘的红宝石项链和耳环时,她无声地笑了笑。

陆见深这是在弥补她吧。

因为没能把心仪的礼物送给她,所以就花大价钱买了一整套价值不菲的珠宝。

上个月,她和他一起去参加一场珠宝拍卖会,拍卖会上有一对碧玉耳环,和爷爷送给她的那个玉镯子特别搭配,翠绿欲滴,美丽温婉,她看第一眼就喜欢了。

陆见深看出了她眼里的惊艳,主动开口:“要是喜欢,我拍下来。”

“不用,太贵重了。”

两人毕竟是契约婚姻,她不好意思花费陆见深那么多钱。

“马上就是我们两周年了,就当做我送给你的礼物,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,回我一个礼物就好了。”

所以,她便有了期待。

没想到离婚一提,就连事先准备好的礼物也泡汤了。

看来老天爷也觉得他们之间没有缘分,该分开了。

礼物?

她的确用心给他准备了礼物,可惜他不要。

南溪马上叫住林宵:“这个蛋糕是我亲手做的,你帮我带去送给他吧!”

林宵愣了愣,脑海里响起陆见深的话:“我不爱吃甜食,她如果让你带蛋糕给我,就回绝了。”

看着南溪,林宵于心不忍。

犹豫了好久,还是如实相告:“陆总说,他不爱吃甜食,他知道少夫人喜欢吃甜食,让您多吃点。”

南溪捏紧了手心,几乎有些站不稳。

林宵离开后,她抱着蛋糕一路回了房间。

虚软身子顺着门板一点一点的滑到地上,泪水就像水滴一样,大颗大颗地砸到地板上。

她的心,好疼好疼。

她一直都知道,陆见深不喜欢吃奶油,也不爱吃太甜的蛋糕。

所以她亲手做了这款蛋糕,低脂低糖,只有淡淡的奶香味,真的一点儿也不甜。

而且没有奶油,只有蛋糕胚。

可他却连尝试一口都不愿意。

南溪打开了蛋糕,看着上面精心绘制的一家三口,她苦笑了笑。

然后,她突然伸出手,就像是疯了一样,抓起蛋糕就吃。

她低着头,完全不顾形象,拼命的吃,疯狂地吃。

蛋糕很大,吃到一半时,她就吐了。

吐完了,她又抱着蛋糕开始吃。

一边流泪,一边吃。

咸涩的泪水混在蛋糕里,她也分不清是什么滋味,只知道她必须要吃完。

一直到吃完了整个蛋糕,她才满意。

可随即,她就在卫生间上吐下泻,肚子疼得直打滚,整个人更是难受的昏天暗地。

这个世界上,除了妈妈,没有人知道她对鸡蛋过敏。

所以她过生日,一向只吃奶油,从来不吃蛋糕胚。

可是这次,她把整个蛋糕胚全都吃完了。

她告诉自己,这是最后一次为陆见深这么疯狂,这么不顾一切。

吐完后,她嚎啕大哭。

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听见,她拼命地捂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“宝宝,对不起,妈妈没能留住爸爸。”

“爸爸他不爱妈妈,他爱的是其他阿姨,虽然妈妈希望他能留下来,可妈妈不能那么自私。”

“宝宝,你一定要坚强,妈妈一个人也可以把你养得很好。”

突然,手机响了。

是陆见深的。

南溪立马擦干眼泪,整理好心情,安静地接起:“喂。”

“礼物收到了吧!喜欢吗?”

“嗯,很喜欢,谢谢你!”

“你适合红色,带着有气色。”顿了一下,陆见深道:“我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
突然,方清莲温软的声音轻轻飘进来:“见深,和她说了吗?快来,烛光晚餐我已经”

添加书签

5-14网址已换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