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方清莲腿瘸了(1 / 1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南溪,谁让你用这样的语气”

陆见深的话还没说完。

骤然,司机一个猛烈的急刹车。

南溪被撞到陆见深的怀里,直接砸的眼冒金花。

幸好陆见深用手护住了她的头,不然她真的要脑袋开花了。

司机一个劲的道歉:“对不起陆总。”

“开车要认真。”

陆见深冷冷的丢下这句话,转而看向南溪:“谁让你用这样的语调?”

“老公,是你自己说的让人家求求你嘛!”

南溪继续用娇俏软媚的声音。

结婚这么多年,这几乎是她第一次对着陆见深撒娇。

以前怕他不喜欢,怕他认为自己太作,所以她都控制住了。

现在想着两人反正都要离婚了,她反而胆大了许多。

反正他就算不喜欢,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“坐好。”陆见深看向南溪。

南溪立马坐的直直的。

“以后好好说话。”他又叮嘱。

“哦。”

他对南溪的回答,似乎极不满意:“哦什么哦,听到了没有。”

“听到了。”

“听到了没用,关键是要记住。”

“尤其不能用这样的语调对其他男人说。”陆见深又说。

说完,他自己都忍不住低骂了自己一句,陆见深,你这是在干什么?

简直魔怔了!

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,离婚后她想对谁撒娇就对谁撒娇,你管的住吗?

烦躁的松开领带,他这才觉得自己的呼吸舒畅了一些。

擦药时,陆见深的动作很轻很柔。

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南溪后颈的皮肤,就像羽毛一样,痒痒的。

尤其是他的呼吸,全落在她柔软的耳根,说不出的撩人。

南溪忍不住轻颤了一下。

陆见深的手指也颤了颤。

他眸色深邃,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。

终于抹好药,南溪松了一口气。

红绿灯路口,陆见深突然开口。

“左转,去商场。”

南溪纳闷:“你今天不去公司吗?”

“爷爷的生日提前了,我们还没准备礼物。”

他这一解释,南溪立马懂了,点点头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两人直接去了珠宝那一层,刚到店,就传来一声轻软的呼唤:“见深!”

南溪一转身,就看见了方清莲。

霎时,她狠狠的愣住了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因为她清清楚楚的看见,方清莲坐在轮椅上。

怎么会?

她的腿?

她从来没听人说方清莲腿残了啊,她不是学跳舞的吗?

南溪简直如遭雷击,呆愣的站在那里,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直到陆见深开口:“怎么来这里了?商场里冷气开的大,只穿这么点衣服,冷不冷?”

说话间,他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披在方清莲的身上。

她不好意思的看向南溪:“其实不冷,他啊,就是太紧张了,生怕我感冒。”

这话,摆明是故意说给她听的。

南溪低着头,一语未发。

方清莲又看向陆见深:“听说爷爷的生日提前了,我想给他挑一件礼物,正好你过来了,你知道爷爷喜欢什么,陪我一起挑好吗?”

“好!”

方清莲立马开心的笑着,宛如一个温柔的小女人。

“小满,我有点渴,把我的水给我。”

“哎呀小姐,对不起,保温杯的水喝完了,我打电话让他们送一瓶来。”

陆见深立马开了口:“送来得等到什么时候,我去接,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
然后,他看向南溪: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好!”南溪点头。

陆见深离开后,方清莲也把小满支开了。

瞬间,只剩下她和方清莲两个人了。

南溪动了动嘴唇,刚要开口,方清莲抢先了一步:“他就是这样,只要是和我有关的事,事无巨细,都会亲力亲为。”

“我也说过他,其实交给身边的助理就好,但是见深说他说不放心。”

虽然不想听他们之间的恩爱,可这些话还是无孔不入的钻入南溪脑海里。

陆见深的确很细心。

结婚两年,她的生日,大大小小的纪念日,节日,他一个都没有落下。

只不过每一次,都是让林宵办的。

他一次也不曾亲手去操办。

而方清莲不过是给保温水接个热水,他都要亲手去接。

果然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南溪啊南溪,你简直输的一败涂地。

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方清莲率先开口:“聊聊?”

“嗯。”南溪点头。

见她一直盯着她的腿,方清莲主动开口:“看来,你真的不知道。”

南溪摇着头: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,你的腿怎么会成这样?见深没有告诉我。”

“见深当然没有告诉你。”方清莲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。

或许是意识到了,她深吸了一口气,立马控制了情绪:“抱歉,我有些激动。”

“不仅是见深,整个陆家,恐怕没有任何人敢告诉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陆爷爷在家里就是绝对的权威,他亲自下的命令,谁敢违抗?”

见南溪不解,方清莲继续。

“陆家把你保护的太好了,尤其是陆爷爷,南溪你知道吗,虽然你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,一点身家背景都没有,但是你太幸运了。

“陆爷爷把你当亲生孙女,就因为你妈妈救了他们的命吗?我有时甚至在想,如果救他们的人是我妈妈,是不是我和见深的结局就能不一样,我就能如愿以偿的嫁给他?”

南溪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不知为何,她感觉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正在抽丝剥茧,一层一层的浮现出来。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南溪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。

“当年,陆爷爷一心撮合你和见深,他想让见深娶你,可见深根本就没有答应,两人僵持了很久,可见深毕竟年轻,陆家的权势都在陆爷爷手里,他用各种方式逼迫见深,见深最终也没能反抗成功,只能被逼娶了你。”

“不,你说谎。”

南溪忽然像一只刺猬,剧烈的反抗起来。

她没有办法接受,她的婚姻是一场见不得人的逼迫。

方清莲无语的笑着:“我说的都是事实,因为见深当年就是为了保护我,才娶的你。”

添加书签

5-14网址已换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